言蹊

会好的,以后,我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的!

[ 昭野/驼妹 ] 小狼狗的故事 2017.12.23

🥀:

「我只是在那一瞬间突然怕了,会不会那些需要我的话是假,等我的话也是假。你们这窝兔子,其实从来都还是盼着老虎回来啊。」

太太写得太好,那些我眼见耳闻却因口齿笨拙写不出来的东西,被太太栩栩如生地搬上台面。

EDG里每个人的痛点大家都彼此了解,只是温柔地保护着不拆穿。

老虎和他的朋友前几天回来看小兔子的时候,我才真正听到心里郁结的结解开的声音。我对他们的离开一直是怨恨着的,长久地把队伍所有的失利迁怒于他们离开。

但直到那一天,直到小老虎跨越一大片海来到灵石路基地里,轻轻摸着小兔子的头——直到那个时刻我才听到脑袋里一个声音轻声说,「金赫奎,我原谅你了」。

我想我终于能够为他们的离开送上祝福,终于能毫无芥蒂地希望他们回到韩国也能百战百胜,终于不再盼着小老虎回草原了。

也终于,终于能够毫无保留地信赖小狼狗,信赖他能够保护脆弱的小兔子,信赖他能够分担小狐狸孤独qia瑞的疲惫,信赖他能够安抚渐渐上了年纪的猪叔叔。

早前在贴吧上看,有人说小狼狗一生之敌的位置已经预定好,他整个职业生涯里都将被拿来与对方进行永无止境的比较,现在只要等着看那到底会不会真的成为难以超越的对手。

德杯马上就来了,与他的一生之敌的交手也终于要来了。

大家都是新生的凶猛猎手,只消看谁的爪牙更利就好。

可是我们小狼狗呀,你有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兔子,最聪明的小狐狸,世界第一的猪叔叔,现在又等来了回家的Ray哥哥。

也许你和对手的爪子同样锋利难分伯仲,但你有全中国最好最强的队友,他们即使放到全世界,也是各自位置上无可匹敌的顶尖选手。

那些被人恶意诟病的,过于鲜明的锐气,是时候拿出来给那些冷眼者瞧瞧了。

S8的EDG,仍会是最强的。


Hagulovelove ♥:







前篇:[ 驼妹/珉妹 ] 野兔子的故事 2016.12.18












灵感来自一年前一个妹子的微博:




“希望新AD是一只小狼狗,小小的凶凶的,但是陪他很久很久。”












只是一个故事。只有一部分的人。




小狼狗以前天不怕地不怕,直到他遇见了那只兔子。
















1




曾经的那一天,还是那片小草坡。




有一只年幼的小狼狗,踏上了小土丘。








落山风吹过,小狼狗眉头皱了皱。




跑在他后面的朋友气喘吁吁地追上来。




你冲那么猛,干嘛又不动了。朋友抱怨说,往前面一看。嚯。








什么呀,一窝兔子围着一只虎仔。








2




小狼狗不是一个人经过。




他只不过是那群家伙里跑得最快的那一个。




不知道除了用“那群家伙”,还能怎样称呼他们。小狼狗连很多“同伴”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


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


流浪的兽,不需要名字吧。








兔子长老注意到他,朝他招了招手。过来呀。




小狼狗沉默了。




你要过去吗。朋友努努嘴。人家有一只老虎呢。




你是凶,可比小老虎小多了,各方面的。








兔子长老看小狼狗没反应,喊着话。过来呀。




过来呀。我一直在等你。就等你来这里。








3




小狼狗朝兔子们的方向迈出了一步。




兔子窝边松软的泥土和草皮好像都是陌生的。








我、我就是去看看。小狼狗跺了跺脚掌。




只是因为这个土,好像跑起来很舒服。








4




兔子长老领着他,穿过草坡。




小动物们都簇拥着那只老虎仔,跳着,唱着,笑着,闹着。




磨着磨,包春卷。最新鲜的青菜梗儿。




还有只看上去也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小兔子,大喇喇地倚在小老虎身上,咯嘣咬下一口脆甜的小萝卜。




水红水红的,像咬下口春天似的。




小老虎歪过头,眯着眼睛笑。








没有谁注意到脏兮兮的小狼狗,毛也是乱糟糟的,一路带着点拘谨和警惕。




直到他张望着那边看走了神,迎面撞上另一只小野狗。




都疼得龇牙咧嘴。




小狼狗下意识小声咒骂了一句,就听得对面不爽的声音。




喎,走路要看路,眼睛不要长那边喇。








5




等到小狼狗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那只小老虎已经离开了。








平时痞气的小野狗就那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。




小兔子闷在洞里谁也不见。




赶回来的小野狗咬着小兔子就往外拖,耕种了的豌豆等不及到收获的时候。




那些扔掉就扔掉啦。他说,我陪重新你做艾叶的年糕。




再一起做夏天的绿豆饭。








小狼狗都是听人说的。




等他见着的时候,小兔子身后跟着一头慢性子的山羚羊。








小兔子不知怎么摔得灰头土脸的,指甲也都磨短了。




不好看了。小狼狗想。才下过一次雪。




耳朵耷拉着,腮帮子鼓着,眼睛红红的。








小狼狗突然好想要一个名字。








6




草坡上的动物们嘲笑小狼狗。改成了像老虎那样的名字,真以为自己是老虎啦?








小狼狗不理他们。




只是在每一次冒险队归来的时候,他总最先跑在山坡上去等。




不管是蹦蹦跳跳的,还是垂头丧气的。








小兔子的表情,小狼狗老远就能认出来了。




可对坐着吃饭的时候,却总是舌头打了结。








7




终于有一天,兔子长老把小狼狗领到小兔子面前,说来握个爪吧。以后你们就是朋友啦。




小兔子和小狼狗犹犹豫豫的,干巴巴地和对方的爪子肉贴了一下。








有点软。在小兔子转过头去的时候,小狼狗偷笑了一下。








8




痞气的小野狗瞧他从来算不上顺眼,老凶他。




鬼精的小狐狸像是在看他好戏。




可小狼狗不怕他们,他早就谁也不相信不依赖了。








他就怕小兔子不开心。




小兔子一个别扭劲和自己过不去,小狼狗心里过意不去。








9




这一年大风大雨。




秋天的苞米田又开始收获。








没有了力气大的小老虎帮忙,太大的苞米抱不住的时候,老鼠、狐狸、猪和兔子摔了好几个踉跄。




小狼狗一声不吭地,也不知道那些指点和要求听见了没有。




小野狗和山羚羊手在旁边看着,手足无措。








可是小兔子呀。你知不知道。




大雨过后,草坡上的那些植物会开出漂亮的花。








又是丰收的一年啊,兔子们被簇拥着,热闹又盛大。




小狼狗偷偷瞄了一眼小兔子。小兔子坐在高高的麦垛上面,偏过头来,朝小狼狗傻兮兮地笑。








10




合影的时候小狼狗没有看镜头。




他对着代表收获的那个最大的胡萝卜发了呆。








有人叫你的名字真好啊。他想。




他不肯说,流浪的小狼狗也想要一个家。








11




十月霜降。




期望又落空了。








小狼狗第一次睡不着觉。他半夜跑出洞穴,看到土丘上一对毛茸茸的耳朵。




阿嚏。小狼狗打了个喷嚏。




降温了啊。他想,瞧见那对兔耳朵竖起来颤了颤。




这么晚还不睡。




小孩子睡觉长高啊,你一只狗都不比我高多少。




小兔子最终是没有回头。




夜里星星挺亮的。兔子说。我坐一会儿就回去。








兔子哼的调子小狼狗听不懂。断断续续的,像是首遥远的歌。








12




谁想到呢,小兔子比小老虎先一步看更大的世界去了。








我等到了未来,却没等到相遇。




那个还没分出胜负的约定,你还记得吗。








13




山头上小狼狗说了些叫兔子脸红的话。




下了山小狼狗又后悔了,装什么大大方方坦坦荡荡。




就知道死兔子在外面和别的狗玩很High,小狼狗在家里踢石子泄愤发呆。








如果住在一起的话,还是和小狼狗吧。




小兔子犹豫着找个什么借口看起来自然一点,支支吾吾老半天。




因为他、他比较听话吧。




说完,才懊恼地觉得自己说了傻话。








14




小狼狗曾经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。








直到对上小兔子红红的眼睛。小狼狗想,对不起我错了,我太天真,我竟然怕兔子。








直到背后被友善地拍上一爪子,回头大他好几圈的小老虎打了个哈欠。




小狼狗浑身僵硬。








他过来干嘛。




小兔子一脸莫名其妙,他以前就在这边住呀,回来玩一下。




看着小狼狗浑身毛都立起来的样子,忽然又起了点心思,最后说出口的话拖长了音,得意又使坏的。




小兔子说,来看你啊——




我看是来看你吧。小狼狗心里腹诽,却没敢说。








小老虎回去了,小兔子窝在草垛里笑个不停。




小狼狗怎么这么傻呀,哈哈哈。




见了老虎哥哥都不知道问好,哈哈哈。




这么温顺的老虎你也怕,哈哈哈。








小狼狗龇着牙瞪他,小兔子摇着兔尾巴瞪回来。




认输认输。小狼狗自认吃瘪。








傻兔子你才是傻。




我不是怕老虎。




我只是在那一瞬间突然怕了,会不会其实那些需要我的话都是假,等我的话也是假。你们这窝兔子,其实从来都还是盼着老虎回来啊。








小狼狗现在才想起朋友最开始的警告。




你要过去吗,人家有一只老虎呢。








流浪哪有说走就走的洒脱。




有过家以后,就走不了了啊。








15




即使是在最低谷的时候,小兔子也曾相信有些亲人是不会散的。








那不是像老虎这样本就属于另一片草原的东西。




是土生土长的一窝,闹闹哄哄地挤在一起。




在明朗的夏天啃一嘴的西瓜汁。




在最冷的冬天靠着互相取暖。




在滂沱的雨季编织防汛的豆麻袋。




在荒芜的旱季分食干巴巴的草皮。








可是,怎么会这样呢。




小兔子站在土丘上,视野里四面八方都被白色吞尽。








那只纯白的火焰鼠哥,已经触碰不到了。




好脾气而慢性子的山羚羊,好像真的只是来陪他散了个步。




老实而相当乐活的耗子哥呢,小兔子出生刚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他笑的样子了。




还有,那个总是和他一起搞事的小野狗呢,不是才回来吗,怎么又要走了。








怎么都要走了。








大雪覆盖了山坡。




所有的足迹都被埋在皑皑的白色下面,小兔子钻下去,冻红了鼻子也找不到。




小兔子想要呼喊,可是大雪把他的声音吸走了。








他鼻子酸酸的。




可是却不怎么再想哭了。








16




身后有扑簌扑簌雪被踩扁的声音。




小狼狗抬起爪子,揉了揉野兔子的头。




想什么呢。小狼狗说。还有我呢。








兔子怔了怔。




后知后觉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已经习惯有小狼狗在身边了。




野兔子看着小狼狗,不说话。




小狼狗有点尴尬地收回了手。




兔子却突然笑了一下。








刚才说要出去找吃的,还走不走了?








17




你真的很沉。小狼狗皱着眉头。




少废话,走这么慢,慢死啦~




看雪地里冷才答应背你走的,再嚷我不去了。




爱去不去。小兔子说。








都没说话。








小狼狗叹了口气,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上跋涉起来。




小兔子悄悄把早就搓热了的爪子伸过去,捂上了小狼狗的眼睛。








雪路很难走,但却是属于他们的路。








18




想让你知,无论身边人来来去去,从今以后还有我陪你走。




陪你走很久很久。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END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这个童话系列,是用以纪念前一个时期的EDG的。








每到转会期,感觉大家的情绪波动都特别大。就想写一点轻松的小故事。




故事里藏着的一些小细节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全部都看懂。








去年,我在前篇的评论里说:“我之前一直在说,EDG需要来的是一个‘无知无畏’的人,把那些被你们遮遮掩掩、互相默契不吱声的痛点,尽管扔到台面上来,尽管去嘲讽,你们怕什么啊,再放肆地宣言,我罩你啊。究竟能不能罩你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种心态能让剩下的人放松下来,安定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不去胡思不该他们操心的想法。”








那时还是海成民刚来的时候,我说:“新AD不是这样的人,但赵志铭是。多少次,我就眼看着他对田野和兮夜一上来就戳你痛处,怼到对方来了脾气,不服气地顶嘴回去,他却不继续说了,就任你骂他消气,然后他故作轻松地说可以可以,我无话可说/很强势/就等你CARRY了好吧。在这一点上我真的太感谢他,他不会一直顺着你们,但这种方式恰恰是他们需要的成长。”








“但赵志铭自己也是有痛点的,他通过不断揭穿兮夜和田野来不断提醒自己,因为这两个小孩被骂了之后会反过来吐嘈他。但是赵志铭的问题,关键不是被点醒,而是真的在抓住机会的过程中得到认可,积累信心。他太高开低走,确实是很不容易调整。”








现在再来看一年前的这些话,不免有些感慨了。








我其实真的很不愿意去做这样那样的所谓“预判”,我也是那种思维方式上悲观主义、态度上乐观主义的人,总是先看到隐患的东西,然后又相信着改变的可能性。一年过来,Zet确实不是足够适合这一代EDG的人,赵志铭的痛点到底还是太深,可胡显昭这种大心脏的男孩,却真的就这样出现了。








现在再往回看,往事种种,虽历历在目,却仿佛一场梦。有时候我不免要怀疑自己,我们真的让二追三过吗,我们真的有过那么多次人来人往吗。








Ray回来了,奥迪和耗神走了。赵志铭又一次离开这里,去寻找属于他的位置。




 我最开始的时候并不很喜欢奥迪,却慢慢地也被他感动——他总是在胡显昭乱来的时候劝阻他。




耗神在我心里一直是特别安心的存在,赛场上下他总是稳住气氛的那个人。我总觉得,假以时日他会成为下一个腿哥的。在我心里,始终惦记着957最早的蓝领模样,叫我相信努力的人一定会有回报。




赵志铭我都不想多说了,我是如何喜欢他刀子嘴背后的温柔,在我的几乎每一篇故事里读者都能窥见一二。在我心里,他是一个守护者。








可是我更明白的是,我不能因为喜欢这些人对EDG的好,就自私地想让他们留下。他们值得去争取属于自己的更精彩的故事啊。




我比任何一次转会都更祝福今日。








EDG啊,我陪着EDG也是走了三年多了。




我也看着你们来来走走,每一次相遇都在心里感激着。








我是不是也该给明年留什么预言呢,如果有些事情真的是可以成真的话。








这一次,我只知道全新的故事又要开启了。




原本的秩序已经被打乱,混乱中便从此再没有什么“合不合适”。




你们想要得到什么,就靠自己全力去争取吧。








一个人灵魂的欲望就是他命运的先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在我的记忆里,如果说,




最早的卷毛娜美那一代是一代EDG;




Pawn&Deft所在的是二代EDG;




指挥权交接新生代的是三代EDG。




那么,现在我觉得我可以说这样一句话了。








“你好,第四代的EDG。”




 






评论

热度(305)